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陈凯的名字从

作者:必威-基础教育

  原因一:薪酬水平偏低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公务员辞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晋升空间狭窄,升职靠熬年限、拼关系。

江苏省公务员局负责人说,从统计数据看,江苏目前没有出现所谓的“离职潮”;省级部门未发现公务员辞职大幅增加。个别地区、个别单位确实出现部分公务员 辞职现象,但基本属于正常人员流动范畴。“现在的辞职现象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本世纪初的公务员‘辞职潮’相比,远不能等量齐观。”

“这说明什么?说明你提拔与否,跟你工作干得好不好,没有关系。”对晋升提拔制度的不满,成为张平后来辞职的导火索。

而在竹立家看来,随着社会价值的多元化,公务员辞职,也是一种正常现象,甚至是一个好的现象,它表明“官本位”思想在弱化、淡化。

  律师陈长厚辞职前在福建省一个设区市中级人民法院当了6年法官,他说:“我辞职主要因为压力太大,一方面来自生活上的压力很大,去年我辞职时的工资只有每月3100元,很难养活家庭。另一方面工作量大,社会转型导致案件越来越多,加班已是常态,而现在案件终身责任制也是很大压力。”

总体上,男性公务员辞职比女性多。

原标题:公务员辞职潮传闻调查 辞职者数量增加但未成潮

倪星说,指望有能力的公务员仅凭“人民公仆”的精神“吃草挤奶”不现实,表面上看好像国家省钱了,实际上“亏大了”,“一,他们提供公共服务时,工作懈怠;二,贪污腐败;三,损公肥私。”他认为,给予公务员中上收入水平的“高薪”不是为了“养廉”,更应为了“揽才”。

在他的身边,就有掌握相关资源的处长离职创业的案例。但李青仍认为,在他所在的部门并未形成所谓的“辞职潮”。

  点评|公务员适当流向社会是件好事

江苏省公务员局负责人说,从统计数据看,江苏目前没有出现所谓的“离职潮”;省级部门未发现公务员辞职大幅增加。

安徽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吴树新认为,现在一些基层领导干部辞职仍属个案,但随着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推进,公务员群体“洗牌”会加快。

“八项规定”以及中央政府出台的一系列反腐举措,此前被认为是造成公务员离职的一个重要原因。但记者采访的4名离职公务员均否认了这一说法。

2015年国考,通过资格审查的报名人数为140.9万人,比去年少11.5万人,报名人数创下5年来最低。

  摘要|上海浦东新区走了两个副区长,处长创业已不是新闻,7月27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陈凯的名字从外办官网上消失,这名45岁的副厅级官员系主动辞职,辞职后的去向或为一家民营金融机构,上海是否会在全国率先掀起公务员离职下海热潮?

多位基层干部反映,现在对基层干部的工作要求明显提高。安庆市一位干部说:“过去全区年度工作计划七八张纸,现在厚达一本书,内容增加、过程细化、落实到人,时间节点具体到每个星期。工作标准提高,群众诉求多样,一些老办法不能用了,新办法还在摸索,基层压力越来越大。”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基层调研发现,个别地方辞职公务员数量有所增加,但整体上公务员队伍未现明显变化。

而李朋的辞职,则更多出于个人价值的追求,“待在那里养老?我不愿意”。

此外,还应考虑技术性、事务性和政治性官员的区分,采取聘任制的方式,一些技术性特别强的岗位可以高薪聘任专业人员来做,不用去考虑职业晋升的问题,只要拿钱干活就可以了。

  上海多名厅官离职 公务员[微博]下海潮来临?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查了解到,当前离职的公务员主要有以下3种类型:

有关公务员[微博]辞职的话题近期倍受各界关注。智联招聘发布的《2015春季人才流动分析报告》称,自今年2月25日起3周时间内,全国范围内有超过1万名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通过该网站投递出求职简历,比去年同期增加34%。随后有舆论称,“公务员辞职潮到来了。”

“真的出来了,你会发现,剩下的朋友凑不够两只手。”李朋的搭档张平(化名),也曾是一个副处级干部,他说他见过最极端的一个人,过去几乎天天要给他打电话,但他一走,对方在最近一年多里,一个电话都没来过,“我还算好,以前就不爱去饭局,难以想象那些以前被前呼后拥的人,出来后会是什么感觉”。

3月19日,浦东新区原区委常委、副区长卫明离职;7月9日,浦东新区原副区长丁磊离职;7月27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陈凯的名字从外办官网上消失。这些高级别官员的离开,引发外界极大关注,而他们的去向,也备受关注。

  二是“急流勇退型”。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了解到,眼下公务员薪酬福利水平相对于企业人员来说,仍有一定差距。尤其是在当前形势下,原来一些隐性福利减少,甚至完全没有,一些基层公务员感到不适应。

防止人才流失需完善机制

倪星注意到,上海的确有一批年轻有为的公务员辞职,虽然这些人在整个公务员队伍中是少数,但这一现象及其背后的趋势还是值得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摆出这样的数据:从目前我们国家的整体情况来看,我国现有公务员800万左右,其中处级以上干部大约是80万,大约就是十分之一,其余都是科级、科员等普通基层公务员。

  三是“压力山大型”。

离职公务员三大类型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查了解到,当前离职的公务员主要有以下3种类型:

事实上,最大的不同在于,过去他可能会因为开会等事务,让下游供应商等着与他会面;现在他却要以下游供应商的身份,等领导“接见”。“接见”他的领导,可能级别还没有他过去高,但他却要为此付出最短1个多小时、最长近3个小时的耐心等待。

多数人稳定地居于“金字塔”底端,且工资偏低的现象比较突出。“但是基层工作的辛苦程度和这种低工资不相匹配的情况还是很严重的,因此公务员加薪要向基层倾斜。”竹立家说。

  一些公务员辞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晋升空间狭窄,升职靠熬年限、拼关系。

有关公务员[微博]辞职的话题近期倍受各界关注,《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北京、福建、广东、江苏、安徽等地采访调研,发现2014年以来,辞职公务员数量有所增加,但未到大规模成“潮”的程度。

一是“身心俱疲型”。以安庆市大观区辞职的4名干部为例,据当地干部介绍,这4名干部申请离职原因都是个人或家人健康问题。区委书记何谦患有抑郁症,长 期失眠;大观区花亭街道党工委书记檀浩也患有抑郁症;龙山街道党工委书记王强患高血压和胃病;临湖街道党工委书记何琳的丈夫因车祸瘫痪,需长期照顾。

这些人离职后的去向,暂不明朗。此前有消息称,卫明被某房地产私企“挖”走当高管,但很快有人澄清,称其实际是赴海外留学[微博]深造。而7月离职的丁磊和陈凯,据悉离职后将赴外企或民企任职。

而在离开体制的人群中,体制外提供的更有竞争力的薪资成为主要因素,更好实现个人价值等主观因素并存。

  合肥市委副秘书长周大跃辞职去企业也被当地干部认为是一种“急流勇退”。合肥市一位领导说,副秘书长也算是重要的领导岗位,走出这一步需要很大勇气。

与此同时,大学生报考公务员的意愿有所下降。厦门大学[微博]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孟华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学生报考公务员的动力在下降。

另据统计,2015年度国家公务员考试计划招录人数为2.2万人,共有140.9万人通过资格审查,比上一年减少11.5万,报录比为64:1。这一比 例和2011年的133.7:1、2012年的117.7:1、2013年的107.2:1、2014年的71.9:1相比,呈持续下降趋势。

为了避嫌,他把公司注册在了别的区县,并且与过去的供应商完全断了联系。这些供应商,大都是他现在所从事行业的上游企业。也就是说,以前卖东西给他的那群人,现在成了他兜售产品的对象。

方志远认为,公务员离职原因部分可归结为狭窄的晋升通道和模糊的晋升制度。

  新浪教育[微博]综合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报、瞭望新闻周刊等媒体报道

厦门市公务员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从2014年至今,在该局所管理的政府机构编制内公务员还未出现主动提出辞职的情况。近5年来厦门市公务员流动没有出现异常,只有极少数人提出辞职,主要是年轻的、没有担任领导职务的公务员,有的辞职回家“接班”管理家族企业,有的因家属在国外而辞职。

针对此,《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期在北京、福建、广东、江苏、安徽等地采访调研,发现2014年以来,辞职公务员数量有所增加,但未到大规模成“潮”的程度。

但所有的苦,在李朋看来,都是值得的。因为他现在在为自己干活,他的每一次付出,都能养活数十名员工以及他自己。公司是他自己的,“爱干吗干吗,爱怎么花钱就怎么花!自己说了算。”

与金融相关的企业更为多见,如体制内的杭州银行前行长俞胜法出任阿里巴巴[微博]网商银行行长,据公开报道,上海外事办前副主任陈凯此次去职后的去向也可能是一家从事互联网金融的民营金融机构。

本文由必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