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小升初啊,晓雯必威(化名)的妈妈王女士认

作者:必威-中小学教育

  “占坑”的含义,一般人也许听不太懂,但对家里有小学生的父母来说,这个词语就像“上班”一样熟悉。因为“占个好坑”,意味着孩子能上个好中学,是他们最大工作以外最大的使命。

据我了解,如今择校有“点招”“推优生”“特长生”“共建生”等多种方式。拿“点招”来说,一些名校初中将学习成绩特别优秀、学科竞赛获奖的尖子生定点录取,由于这些学生可以提高学校升学率,有利于学校提升品牌,根本不需要家长去找学校,而是学校主动来找学生。

晓雯上的“金坑”,5年级的英语就以《新概念2》为载体。内容包括:对一般将来时、将来进行时、过去完成时、间接引语、条件句、情态动词must,can,may、动名词、介词等八种语法项目进行了深入学习和训练。

枯掉

杨女士告诉记者,6点起来上学,回来睡觉就10点多了,根本没时间准备第二天的东西。她索性给孩子准备了4个书包,一个大书包,专门上学用,另外3个分别装好不同培优班的书本,第二天一大早,把小书包放进大书包,拿起就走。“这么做比较省事,就是让孩子背的东西太沉了,牺牲了孩子的身体。”杨女士感觉有些焦虑,她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我只知道许多家长都是这么做的,也许是家长的集体焦虑。”

  儿子刚刚升入北京市海淀区一所重点高中的张女士算了笔账:“从小学到初中毕业,不算择校费,光是各种校外辅导就为儿子花了至少15万元。国家实行义务教育,学校里交的钱,还不如校外的零头多,我就不给你算了。”

在一些辅导班中,只有语文是我真心想让孩子学的,学一些传统的文化经典对他的长远发展有好处,但“小升初”选拔要考的三门功课中,奥数和英语所占比例高,语文成绩作用不大。我现在天天跟儿子斗,必须先将学校的作业做完,可是校内与校外的作业根本做不完。如果要减负,就只能先将他的个人兴趣砍了,然后将语文辅导班砍了,因为对“小升初”没用,尽管对小孩的成长最有用。

不过,对于“占坑”做法,王女士态度十分复杂:

我们需要

家人跟着耗热干面成孩子午餐

  很多家长介绍,这些占坑班大多由培训机构举办,但却与对应的名校有着某种关联。它们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招生,期间经过数次考试选拔,毕业最后一年,名次最靠前的一批学生,将有可能被相应中学录取。

特长生也是如此,可以提升学校声誉,又叫“牌子生”,所以受到青睐。另外,孩子成绩虽然一般,只要家长有关系、肯花钱,也可以进入名校——交上几万元的赞助费就行。“择校方式五花八门,学生家长无所适从”

王女士表示,对这种非坑班不录的且是自己孩子未来目标校的金坑,坚决要上,且要认真地上,努力提高坑班的成绩,考好每一次大小测验,稳扎稳打,才能胜利在望。

必威 1 近年,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也曾多次发文,严令禁止举办“占坑班”或变相考试等,但小升初的乱象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改善。图/CFP必威 2参加小升初的学生在看自己的成绩。本报资料图片必威 3北京广渠门中学,参加小升初特长生测试的学生在等候入场。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杨女士拿出账本,给记者晒了一晒去年大体的花费。她在孩子“小升初”上的花费算是最少的,一年算下来1万多元。“这只是培优的费用,还不包括其他与培优相关的吃饭、打车、置备文具等。”“别看投入不多,可是要知道我们工薪阶层一年能赚多少呢?”杨女士说,她和爱人加起来一年的收入总共也就五六万元。她说,自己深刻体会到家里有孩子上学,给家庭带来了不小的经济压力。“家里的房子也不敢装修,还是白墙水泥地,更别考虑买车了。”“我和爱人算了一下,还得给孩子留点择校费吧。”杨女士说,紧紧巴巴算下来,把孩子从小学供到大学必须攒够几十万,要不然孩子享受不到好的教育。“这个花费属于中等水平,还有花费更多的家庭,比如一个人要上三四个占坑班的,培优费用就更高了。”

必威 4四川宜宾:刚放暑假,又进“课堂”(资料图片) CFP供稿

择校风为何盛行?家长为何疲于奔命?北京市小学生家长翟先生日前接受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采访时,诉说了他的痛苦经历和纠结心态。以下是他的自述。

“粪坑坚决要回避,浪费钱财事小,浪费时间精力误导孩子家长事大。”王女士说。

■专家声音

在杨女士眼中,拿奥赛奖证和在培优机构占坑是双保险,万一在占坑班选拔中失利,就只能依靠奥赛证书当敲门砖。

  龙龙每周六上午一个辅导班、下午一个辅导班,每个班大概3个小时。李女士全天就在外面等着。“所有的时间都给她了。我考注册会计准备了一年,后来没时间就不考了,得陪着她啊……”

有关“特长生”政策也让人哭笑不得。我儿子曾经获得科技英语大赛全市一等奖,这在2010年就算特长生,但2011年不算特长生了,你说我们冤不冤?

  “小升初”之战

另外,冯女士还在四处给孩子递简历。上个月递简历的那所学校据说举行了考试,但是冯女士没有得到通知。“报名这个学校的坑班才有机会参加考试,当天共有25个考场,我同事的孩子参加了”。

考试就刷人孩子早已身心俱疲

  除了金钱上的开销,时间的投入对李女士影响也很大。“现在的培训班火得根本报不上,我们都是在网上排队甚至抢报的。有时候我提前选好报哪个老师、哪个班次,然后就得提前几天一直在网上盯着,不断刷新不断秒杀……上班时间我都得守着电脑。”

我孩子所在小学是北京市级重点小学,而要想进一所重点初中,难度相当大,感觉比我当年考大学还难。尽管国家不允许择校,但作为家长,实在是被逼无奈。现在高考(微博)升学率提高了,升学压力通过中考(微博)向中小学层层传递,“小升初”成了“重灾区”。

而“坑班”尤其是“金坑”课程,远远超出了对小学生的要求。一般而言,“奥数”教育是所有“占坑班”教学的重点,此外是英语。

教育部有关人士表示,占坑班是城市义务教育阶段“择校热”问题的一个集中反映,解决择校问题的具体措施包括,加快薄弱校的建设,实现教师和校长的合理流动;完善教师聘用制度和教师绩效工资制度,及时补充合格教师;建立和完善城镇教师到农村学校任教服务制度,建立一定区域内教师和校长交流制度,使区域内所有义务教育学校都配有优秀教师。此外,教育部还提出完善招生政策。

临近期末,占坑班选拔即将开始,刘洋最近有些紧张,担心选拔失利。妈妈杨雯坦承,其实在占坑班里真正受益的是少数人,多数孩子成了“炮灰”。但没办法,招生潜规则仍然存在,家长能怎么办?只有随大流!“期待体制的改变?我们可不敢拿孩子的未来赌啊。”杨雯用一辆疾驰的列车做比喻,“要不你选择上车争夺一个座位,要不你就只能守在路边看列车远去。”

  即使龙龙已经“蹲”了两个“坑”,但李女士依旧不放心:“虽说孩子一直这么上着,但六年级时会有个考试,有90%%的孩子会被筛下来。占坑班是强制性培训,班上的老师讲得并不好,也不系统。要想在占坑班里留下来的话,就必须得在外面再学。”因此除了每周六的两个占坑班,龙龙还参加了巨人奥数、杰瑞英语等3个辅导班。“很多孩子都是占着坑,在外面再单学一套。”

抛开“小升初”的竞争不谈,我感到这种教育方式是对孩子天性的极大伤害。

据估算,多数学生的课外培训费用达到每年3-5万元,多的达6-8万元。从三年级孩子进入坑班起,至六年级面临“小升初”,一些家长四年实际花费可达10万元甚至十几万元。

后来,李芳的考试一波三折:第一目标校已内定了一名市级三好生兼音乐特长生,不再招收其他特长生了;第二目标校虽然考试通过,但却被划入交费行列,需要三万元赞助费;好在李芳HOLD住了第三目标,在眼看就要“败走麦城”的时候进入了较理想的中学。

杨女士告诉记者,每学期,培优班都会有选拔性考试,成绩优异的才能留在竞赛A班,也就是升学最靠谱的占坑班,否则会滑到竞赛B班。“有时还会找老师一对一辅导,因为占坑班的题目太难了,想站住脚挺不容易。一旦占坑班选拔跟期末考试冲突,只能放弃期末考试,因为好不容易占了坑,不想让孩子被淘汰掉。”

  张女士告诉笔者:“我生孩子比较晚,虽然不算富裕,但也属于生活无忧那一类,所以我并不限制教育上的开支,但我一定要求付出与回报成比例,钱不能花得没有作用。以前的很多教材给孩子买了就半途而废学不下去,很多辅导班跟着学下来,最后拿着一纸证书也无大用。但后来,我会经常上相关论坛上和家长交流信息,考察形势,有时候我还成了大家咨询的对象。因为我知道不仅要准备,还得准备得对。”

由于奥数成绩不好,我儿子失去了“点招”的资格。最让我失望的是,半个月前“占坑班”的录取考试也没通过。我们想去的那所重点中学,大概有20个“占坑班”即1000名学生想“挤”进去,可最终听说只录取了30名学生。我儿子成绩很优秀,但考试成绩不公开,也不知道学校依据什么标准进行录取。

抱着这样的想法,在晓雯上小学之初,王女士就有意给孩子创造宽松的环境,不给孩子额外作业,节假日经常外出游玩。“那两年孩子过得很高兴,没有烦心事。”王女士说。

“孩子小升初一直没着落,我在煎熬,但我希望孩子能对上学这件事情抱有健康的想法,如果小升初严重打击了孩子的自信,那就更可怕了”,冯女士说,在孩子的小学、报名的占坑班、补习功课的培训机构,成千上百的家长都是这样的,“绝大多数家长都很煎熬”。

必威 5图为:高难度的题目让孩子们挠头必威 6图为:双休日,培优课最多

  李女士从事的是物业管理工作,爱人是自由职业,家庭年收入税后大概12万元左右。李女士告诉笔者,孩子上的各种辅导班几年来一共花了多少钱,自己还真没算过。但龙龙的教育开支在家里的消费绝对占大头,差不多一半。“从她上学以后,家里基本就没攒下过钱。”

我的家住在北三环一座立交桥附近,划片的学校名声很差,我不愿意让孩子上。我妻子所在外企与一所市级重点小学是共建单位,孩子经过层层选拔终于进了这所小学,还交了3万元赞助费。我家离这所小学单程10公里,每天必须6点半起床,尽管孩子与家长都很辛苦,为了孩子能上好学校,还是认了。

“金坑”是指与最顶尖的中学录取关联性最大的培训班,“说白了,就是上‘牛校’必须要有的敲门砖。”

林琳的占坑班历史在五年级的时候就结束了,结束的原因不是找到了更好的升学办法,而是林琳在占坑班一次重要的考试中名次较差,失去了点招的可能,所以林琳的母亲何女士果断给孩子“松绑”,开始寻求其他升学渠道。

“取消小升初考试,是为了减轻学生负担,避免应试教育,推进素质教育。可现实的情况是,没有了小升初考试,反倒是增加了学生们上各培优班的负担。奥数成了升学的指挥棒,会不会的、喜不喜欢的都得学!”杨女士有些困惑地说。

  这就意味着,即使一个孩子在某个占坑班培训了4年,最后升入该学校的几率依然十分有限。另外,根据“坑”校的不同档次,又有“金坑”、“银坑”、“粪坑”之说。所以,大多数家长给孩子都是同时报几个学校的培训班,但不一定都去上课,只是为了参加考试保留可能入校的名额,但学费必须照付。

现在我儿子准备走“推优生”这条路,他是连续三年的三好学生,但要进入一所重点中学还是没有把握。如果“推优”不成,就只能走“共建生”这条路,然而我们夫妻俩的单位不是这所重点初中的共建单位,所以还要找各种关系,争取拿到一个“共建生”考试资格,这又要花不少钱,而这是最后一条路了。我们对最后的电脑派位录取不抱希望,因为那样进入重点初中,比中彩票的几率还低。

而她,也从开始的菜鸟到现在的骨灰级选手。在她介绍的一个“小升初”论坛上,已经有一批新乘客准备上车。

小升初“渠道”名汇

为了给小升初择校增加砝码,这个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全优的小学六年级孩子,必须利用课余时间参加奥数和英语培训班,如今在家长[微博]的殷勤期盼下,又上了占坑班。“以前,周日下午还有半个小时能和同学打打篮球,现在因为培优作业太多,时间都用来背单词、做题了。”说此话时,刘洋没有丝毫的怨气,他只觉得不能让妈妈的辛苦白费。

  699公交车上,一个妈妈与小女孩儿并排坐着,妈妈胳膊上挂着巨人培训学校的布书包。小女孩在吃盒饭,妈妈拿着手中的奥数练习册提问:“有一个大桶装满了8升汽油,另外还有两个空桶,一个可装5升,一个可装3升……”

作为一名大学教师,我了解培养孩子应该尊重其天性和爱好,但放任孩子可能意味着只能上一个较差的中学,以后进重点大学的概率大大降低,这样的代价承担不起。我现在每天就生活在这样一种痛苦、矛盾的心态中。

“如果你没有经历过,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有多疯狂。”晓雯(化名)的妈妈王女士认真地说。

李芳目前在西城一所区级重点中学读初一,去年5月,李芳凭借艺术特长生成功跨区择校,从朝阳来到西城。

在学校走廊上,刘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时还咳嗽两声。“培优从二年级开始,眼镜是三年级戴上的,现在近视有300度。”刘洋告诉记者,最近武汉的天气冷,他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好像有点感冒了。”

  花钱无数心中没底

北京市2011年“小升初”政策近日出台,再次强调“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然而,对于孩子家长来说,仍然在择校的路上奔忙,但即便他们使出浑身解数,也很难选择一所“好初中”。

“但是这种做法,与义务教育中关于免费、免试和就近入学的政策要求,绝对是背道而驰的。”杨东平教授表示。

在世界范围内,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办公办教育,必须向公众提供均等服务,以教育公平为基本价值;“公办不择校,择校找民办”是世界各国教育的常态。

然而,一旦跨进这种占坑式的求学行列,就如同加入了一场马拉松,拼完资源拼金钱,拼了金钱拼精力。占坑式培优,让一个个普通家庭累并痛苦着。

  好在几年的培养下来,球球的学习成绩确实不错,最终通过家培训机构学校的一次平台考试考上了海淀区一所还不错的中学。经历了小升初的一场险仗,张女士在校外辅导班的选择和安排上更加用心了。

分享到:

90%以上的“占坑班”家长每年花费在8000元以上,多数占坑的学生都会选择2-3个左右的“坑”。

2011年3月,北京市发布了《北京市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到2020年实现教育现代化,建成公平、优质、创新、开放的首都教育和先进的学习型城市”的目标。同时,教育部与北京市政府签订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备忘录》,承诺到2015年明显缓解义务教育择校现象,基本实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周四18:30-20:30英语,周六上午10:30-12:30数学,13:30-15:30英语,周日上午7:30-9:00数学,10:00-12:00作文……这是刘洋的校外培优作息时间表。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逼着孩子放弃爱好,我感觉自己像罪犯”

目前在北京,几乎所有名校都有自己对口的培训学校,只有进入该校就读,才有可能将来被“点招”进入该名校。此后数年,不断考试、筛选、排位,只有在六年级时排名最前的一部分学生才能进入重点中学。

在等待的同时,冯女士也没闲着,到处打听哪个学校有考试。一听到消息,就立刻奔过去报名。上周末,冯女士听说某名校有考试,马上带着孩子开车过去,“一共有72个考场,学校门口人山人海,车都堵死了”。

准备4个书包辗转于不同的培优班

  如果说这些被归在富裕型和精英型花费人群的家长对教育消费的开支并不敏感的话,那么更多“经济型”的年轻家长则更为狼狈地在战壕里摸爬滚打着。

我儿子对火车特别感兴趣,从小就喜欢研究火车,小学四年级时就看有关铁道方面的大学教材。家里买了很多火车模型。一天24小时让他摆弄,都不觉得累,他甚至能自己画出火车变道运行图。可是我们的学校并不保护孩子的兴趣和爱好。每天逼他学奥数,我有一种犯罪感;压制孩子的爱好,等于扼杀其天性。

不过,由于学校之间的教学差距,且许多重点名校明确表示不接收电脑派位学生,该项政策执行几年之后,效果并不好,派位到薄弱校的学生出现了较大面积的二次流动。

一群祖国的花朵

尽管离2013年小升初还有半年时间,但竞争的火药味早已开始弥漫。和众多家长一样,杨雯觉得孩子进了占坑班,就相当于在重点中学预约了一个位置,她选择继续煎熬。(应采访对象要求,学生和家长为化名)(楚天金报 文/本报记者郭会桥 图/本报记者刘蔚丹)

  除了英语的早期教育,为了让球球既有阳刚气又多才多艺,张女士安排他从学前班开始踢球,踢一年3800元。再加上古筝、电子琴、围棋等其他兴趣学习,一年就要花八九千元。

其实,家长也不愿意择校,如果家门口就有比较好的学校的话。如今的择校,已经让我身心交瘁,付出的太多,还没有达到理想的结果。(“新华视点”记者 赵仁伟、王思海)

比如“共建生”,属于北京特色的“小升初”政策,由国家机关、大型企事业单位与重点学校通过“合作共建”,满足本部门职工子女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共建单位有时利用公共资源给重点学校额外投入,有的是职工自付费用,以“共建”名义统一交给学校。

何女士分析,这家知名占坑班的内容是专门讲给那些最拔尖的孩子听的,林琳在这家坑班的入学成绩属于中上水平,但课程内容还是一直跟不上。

占坑式培优一年最少花销1万

  小女孩儿龙龙赶着去上的是北京海淀某中学的占坑班。每周六中午,妈妈都会带着龙龙从西城区一个初中的占坑班赶到海淀区另一个初中的占坑班。由于距离远、时间紧,每周六的午饭龙龙都是在公交车上吃的。

为了“小升初”,我很早就开始准备。现在小学毕业生也要制作一份厚厚的简历,看孩子小学期间拿过什么证书、什么奖励,上过什么课外辅导班等。我儿子英语基础好,在校外培训学校里在最高层次的“目标班”,已经通过了“伦敦三一”七级口语,相当于高中毕业水平,笔试过了北京公共英语考试二级,相当于中考水平。这根本不够,因为这样的孩子太多了。

此后的几天,补课的王女士发现自己多么孤陋寡闻,“在北京,小升初最难,中考(微博)最容易,高考(微博)介于两者之间”。多年从事“小升初”课外培训的人士介绍。

这几天,何女士正忙着发动所有社会关系,“没啥路可走了,哪怕有一线希望当个条子生多花点钱也行啊”。何女士说,如果最后不得已参加了电脑派位,就只能被派到片内的三所较差的学校,“办学质量差别太大了,那孩子就不用考大学了”。

可当记者问到占坑班的竞争是不是很残酷时,刘洋眼里还是泛起了点点委屈:“一考试就往下刷人,不少同学常常从竞赛A班滑到B班,我真的很怕自己是下一个!”

  在招商银行一项教育理财服务计划中,其将孩子从出生到硕士毕业的花费总览归为经济型、富裕型、精英型三档。张女士在球球小学及初中阶段至少15万元的花费,在总览表格中只能算接近中档富裕型。精英型的总花费则至少在50万元以上。

让我不解的是,一方面教育部门要求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均衡发展,让孩子们享受公平的教育机会;但另一方面学校又被分成了三六九等。正因为有通过对学生考试成绩排名进而对学校排名,才导致学校未能真正均衡发展。在这种状况下,有的学校越来越好,有的学校越来越差,因而择校风愈演愈烈。

有相关专家表示,在近十几年间,北京市的小升初政策从《义务教育法》的立场逐渐退步,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被逐渐模糊。隐性和变相的考试已经压倒了免试入学,以权择校、以钱择校、以优择校成为正式制度。

最苦的/可不是/老师/家长

和很多上占坑班的孩子一样,每个周日清晨,刘洋都要在妈妈的陪同下,从江汉区燕马巷坐车到球场街,参加课外的奥数培优课。这样的周末培优之路,一跑就是4年。

本文由必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