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初中组、学龄前组家长做类似选择者约为3成和

作者:必威-中小学教育

  因为小升初,小学生已经成为学生群体中“最累”的弱势人群。21世纪教育研究院昨天发布的《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1)》显示,小学生家长安排孩子课外培训的时间投入明显高于其他各阶段学生,每周培训时长8小时以上的达到18.6%,远超过学龄前组的4.5%和高中组的4.4%,也比初中组多出约6个百分点。

北京市出台的2011年“小升初”政策,坚持了“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但是,据记者了解,北京市“小升初”的实际状况却乱象丛生,一方面,家长们并不买“免试、就近入学”的账,另一方面,通过“共建”、“条子”等不公平的方式让子女入学的大有人在,社会上的“占坑班”、培训班屡禁不绝。一直以来,公众批判质疑之声不绝于耳。

入园难入园贵 中国35个城市中北京居“榜首”

孩子“小升初”,究竟有几条通路?有机构对去年北京市8个城区“小升初”的入学方式做了调查,给出的答案是“超过10种”,包括计算机派位、对口入学、推荐生、特长生、寄宿学校、民办学校、特色学校、双向选择、共建生、企事业举办学校子弟入学、直升、人工调剂分配等等。

  与之相呼应的是学龄前组、小学组、初中组家长所报培训班的个数:约4成的小学组家长报班3个及3个以上,而初中组、学龄前组家长做类似选择者约为3成和2成。也就是说,近2成小学生每周上课外培训班的时间超过8小时,4成小学生要同时上至少3个班。

近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微博)负责人,北京理工大学著名教育专家杨东平(微博)领衔的课题组综合各种途径的调查,对当前北京市“小升初”的择校乱象做出一些揭示,并进一步分析了原因。记者获得了该课题的一些核心成果,同时对小升初乱象进行了采访。

3月1日,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编写的《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在京发布。蓝皮书称,国内35个被调查城市中,入园难、入园贵北京高居“榜首”。 蓝皮书调查显示,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十分突出。从全国35个城市来看,北京、深圳、天津、西安、南京、青岛、银川、成都、郑州9个城市,超过三成的公众认为“非常突出”。其中,北京超过五成的公众认为入园难、入园贵“非常突出”,居35个城市之首。 非正规幼儿园已超正规园 北师大教授、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冯晓霞表示,北京市的“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十分突出。 据北京市政协教文卫体委员会一项调查显示,北京市幼儿园在1996年是3056所,其中城市927所、县镇471所、农村1658所;目前减至1266所,其中城市780所、县镇147所、农村339所,幼儿园总量下降了58.57%。全市注册登记的1266所合法幼儿园中,教育部门办园330所,社会力量办园936所。 根据北京市“完善学前教育体制”专题调研组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市没有正式注册的非正规幼儿园已经达到1298所,数量超过全市注册的1266所幼儿园。 人口增长快 单位撤园多 未来5年,北京将新建、改扩建600所幼儿园 有网友评价说,北京的幼儿园是“入园难,难于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收学费。”虽有夸张成分,但也确有实情。 北京市教委负责人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解释过造成“入园难”、“入园贵”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北京的学前教育资源不足,加之碰到了连续几年的生育高峰和外来人口大量涌入,使之前学前教育隐藏的矛盾显现。 2007年、2008年扎堆降生的“金猪宝宝”、“奥运宝宝”,使北京市幼儿园学位吃紧。同时,由于北京城市化进程加快,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加之“70后”和“80后”进入育龄阶段,北京婴儿出生率逐年走高,外来人口婴儿出生率已超户籍人口。 人口总量的增加,使城市新生儿的数量增大,而前些年被撤销的街道园、单位园较多,加之小区配套幼儿园没有及时建好和使用,使得“入园难”问题短时间内凸显。 未来5年,北京市将投入50亿元,解决“入园难”。其中,新建300所、扩建300所幼儿园。今年年初,东城、西城、朝阳、海淀等区县纷纷出炉了今年学前教育发展计划。今年东城将新增11所幼儿园,其中6所为恢复原有街道和机关办园。西城今年将新投入使用5所。

孩子想进重点中学?“花头”更多。进“重点”前,先报名“占坑班”;为保住“占坑班”的位置,就得参加“班外培训”。从孩子三年级进入“占坑班”到六年级面临“小升初”,有的家长四年中的实际花费超过10万元;有些孩子读“占坑班”的费用甚至占到家庭年可支配收入的一半;

  调查同时显示,在小升初培训班中,英语班最受青睐,18%的家长选择让孩子学英语,让孩子上艺术班的占15%,上奥数班的占12%。

“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

图片 1

……

  此外,蓝皮书调查显示,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在全国范围都比较突出。北京市政协教文卫体委员会一项调查显示,北京市幼儿园在1996年是3056所,而目前减至1266所,其中城市780所、县镇147所、农村339所,幼儿园总量下降了58.57%。全市注册登记的1266所合法幼儿园中,教育部门办园即公办园330所,社会力量办园936所。根据北京市“完善学前教育体制”专题调研组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市没有正式注册的非正规幼儿园已经达到1298所,数量超过了全市注册的1266所幼儿园。(记者李莉)

目前,北京“小升初”的渠道可谓五花八门,主要包括“共建生”、“条子生”、“占坑班”、推优、特长生等,这些渠道,除前两种外,不仅加重了家长孩子的负担,更催生了校外培训的利益链条。

整理完北京“小升初”现状的调查研究报告,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微博)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微博)(微博)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沉重。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学生与家长在此链条上终日疲于奔命,家长苦不堪言不说,而最大的受害者还是学生。对此,杨东平直言:“小升初”乱象带来的最大危害是对小学生创新力的挫伤与社会价值观的扭曲。

由杨东平牵头、主持,首都教育学者与媒体记者历时数月共同完成的调查报告,完整披露了京城及其他地区“小升初”的种种内幕,以及勾连于“小升初”升学机制之上的巨大利益链条。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所谓的“占坑班”,是指公办重点学校自办或与社会机构合办、面向小学生的学科培训机构,可从中选拔优秀学生升入本校初中。一般名校都有自己对口的培训机构,只有进入这些机构就读,才有可能将来被“点招”进入该名校,名为“占坑”。

北京作为首都,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小升初”竞争自然格外激烈;也正因如此,北京的“小升初”几乎浓缩了全国各地的种种升学途径。

记者了解到,很多小学生从3年级起就要经考试进入培训学校,此后数年,经过不断考试、筛选、排位,只有在6年级时排名最靠前的一部分学生,才能进入重点中学。于是,对名校的竞争成为“坑班”排位的竞争。为了不被淘汰,小学生们往往需要参加更多的培训班,甚至跨年级培训。激烈的考试竞争、沉重的学习压力、高额的培训费用使得学生和家长苦不堪言。课题组调查发现,90%以上访谈的家长们认为“占坑班”是北京市“小升初”的“头号天敌”。

本报记者 王乐

据了解,“占坑班”还分“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等不同类型。 所谓“金坑”,是与最顶尖的中学关联性最大的培训班,不上该培训班就不可能通过“点招”被录取。“银坑”学校的知名度、录取力度次之。“土坑”指的是一般重点校的培训班;“粪坑”则是与重点中学升学、录取没有什么关系,是需要提防的陷阱。“小升初”家长关心的主要是“金坑”和“银坑”,为了扩大被重点中学录取几率,往往要让孩子同时占好几个坑。

“小升初”渠道:怎一个“乱”字了得

课题组调查发现,“占坑班”所开设的高难度课程,已经构成对小学生身心健康的危害,所收取的高昂费用更是让家长不堪重负。调查结果显示,90%以上的“占坑班”家长每年所花费用在8000元以上,多数“占坑”的学生都会选择2~3个左右的“坑”,而“坑班”费用仅是“小升初”花费中较小的一部分。

今年北京市出台的“小升初”政策,再次强调“免试、就近入学”原则。然而,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调查显示,京城“小升初”择校渠道多达10余种。最让学生和家长趋之若鹜的,是“占坑班”与“点招”。

“坑班”成为名校通过考试选拔生源的主要通道,名校无需自己组织考试招生,从而规避了政策风险。而相对应的是,无数个家庭在周末、寒暑假疲惫奔波于京城各个“坑班”之间,加重了学生和家长的负担。

■所谓“占坑班”,是指公办重点学校自办或与社会机构合办、面向小学生的学科培训机构,从中选拔优秀学生升入本校初中。比如,北京人大附中“华罗庚数学学校”即最早举办、且最有影响力的面向小学生的课外培训机构,后更名为“仁华学校”。

特长生是北京市“小升初”市、区两级教育部门所规定的最“名正言顺”的择校渠道,考生可报考2至3所学校,被录取后不能再选择其他入学方式。

世间本无“占坑班”。起源于1998年的占坑班,缘于其时“小升初”由统一考试改为“电脑派位”。一些家长不愿让孩子进入薄弱学校就读,而重点学校为争优秀生源也不愿接收“电脑派位生”,进而出现了以奥数培训为主的培训学校,由它们充当替重点中学选拔学生的功能。

特长生包括体育特长、艺术特长、科技特长三类。这一政策掀起了家长为升学而“造就”特长的风气。为了获得这些证书,许多学生从三四岁就开始进行各类的训练,不断参加各种比赛。

目前,京城各大名校都有自己对口的培训学校。所谓“占坑”,即先进入这类学校就读,将来才有可能被“点招”进入对应的名校。

而初中组、学龄前组家长做类似选择者约为3成和2成,的入学方式做了调查。而近年来,特长生的考试也开始变味,一些学校打着招特长生的幌子,实际则在进行奥数和英语的考试。

北京市重点学校具有“点招”资格的,有北大附中(约60人)、101中学(约60人)、十一学校(约200人)、北京四中(约150人)、三帆中学(约200人)等。全市点招人数约1700人至1800人。以海淀区为例,去年7所名校对应的“占坑班”有106个,按每班50人计,“占坑”人数超过5000人,但最后实际“点招”人数为560人,仅占10%左右——也就是说,约九成孩子在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后,无法进入名校大门。

本文由必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