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爸妈帮他寻找中国亲生父母,  尽管生长

作者:必威-重要消息

  希望通过媒体帮她寻找亲生父母

图片 1

“我希望,如果亲生父母看到我寻亲的信息,能主动站出来,接受我,毕竟我也是他们的女儿。”Calla说出了心里话。

伊琳娜·奥尔森(Eleina Olson)9个月大时被养父母从安徽领养到了美国。两三年前伊琳娜随养父母到安徽安庆寻找她被遗弃的地方。根据当地警方的报告,伊琳娜与养父母一起找到了她被遗弃的那个台阶。

图片 2

  感谢所有看到并转发的爱心人士!

如果没有被美国纽约的养母收养,Calla也许还叫黄中荣,在湖北黄冈平淡地生活。

寻找亲生父母,养母会同意吗? Calla说,她爱养母和家人,因为养母和家人在每件事上都支持她,这次寻找亲生父母也不例外。

Sara现在是一名洛杉矶加大音乐表演专业的优秀学生,主修小提琴。她很感恩母亲Jill对她与妹妹Rachel的培养与投入。她表示,自从她3岁那年去中国同母亲一起把妹妹带回家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回过中国。在成长过程中,她也曾想到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可她几乎没有有关他们的信息,也无从追寻他们。

你们好!如果我们一家的到来使你们一家感到突然和意外,并由此给你们日常生活带来不便,我们谨向你们表示诚恳的道歉。多年前的某一天,你们将孩子遗弃在某个地方,我们想,那个时候你们一定是迫于无助和无奈,迫不得已而作出如此下策行为。自那以后,父母们一定会惦记被遗弃的孩子,一定想见到自己的孩子。

  1995年8月刚出生没多久

关于Calla的更多信息,欧阳秀东说当时的福利院院长杨金花女士可能知道得多一些,可惜她已经去世了。

“我听说黄冈人都很聪明,因为黄冈高中在全国都很有名。”谈起对黄冈的感受,Calla说的话很意外。原来她向身边的中国朋友打听黄冈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说起黄冈中学和黄冈密卷,这也让Calla在介绍自己的身世时很是自豪了一把。

今年20岁的中国领养儿Sara Nemiro是晨光基金会2018年加州各高校12名获得奖助学金的学生中,唯一一位没有中文名字的华裔学生。她6个月时,养母Jill Nemiro将她从广东江门接到了美国,约3年后,Sara又随母亲返回中国领养了妹妹Rachel Nemiro。Sara曾想过与亲生父母取得联系,可苦于没有任何线索。

孙宜然在美国家庭幸福生活

  或许可以让这个女孩圆梦!

“这不是黄中荣吗?我带过的孩子,印象特别深刻。”欧阳秀东说。原来,欧阳秀东和妻子曾当过几年的寄养父母,黄中荣是他们养育的第一个孩子。

随着年纪增大,Calla渴望回中国寻亲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2004年的一天,奥尔森先生(Albert Olson)与其华裔太太把伊琳娜抱回了家,无微不至地照看他们唯一的女儿。奥尔森先生说,女儿的到来让家里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首先是亲情,当然孩子很可爱,但在抚育他们成长的过程中总会遇到困难与挑战。

孙宜然,2014年1月27日出生。2016年7月27日,孩子在南阳市卧龙区靳岗办事处福利院附近被人捡拾,送入当地福利院。目前,孩子5岁半了,他被美国一个好心的家庭领养,养父母非常疼爱他。孙宜然是一个非常有感染力和表现力的小男孩,他很幽默,喜欢哈哈大笑,喜欢玩建筑、火车和卡车模型,喜欢上学读书;他目前住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生活幸福。孩子患有听觉障碍,家人近期计划给他做耳部手术,术后佩戴专用耳机,他的听力会有所好转。

图片 3▲22岁大学毕业

今天,站长要介绍大家认识一位女孩。她长着黑眼睛、黑头发和黄皮肤,中文暂时说得不怎样,英语反而非常流利。

图片 4

领养儿童父母学习做华裔

因不知道孩子出生年月和姓名,根据估计,推算孩子大概出生于2014年1月27日,按照百家姓排序,2016年新入福利院的孩子姓孙,所以给孩子起名孙宜然。2016年9月12日,孙宜然开始了寄养家庭的生活。孩子虽然离开了福利院,但他的生活状态一直没有脱离福利院的监管,他生活各方面的材料都被详细收集,以供具备领养的家庭参考。白鹤表示,涉外领养孩子从进入福利院到被领养都要经过1年时间,除了要详细记录孩子各方面的情况,相关机构也要审查申请领养孩子家庭的相关情况。

图片 5▲马海俊1岁左右

Calla养母拜访刘春

Calla的养母有一位华人朋友——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的李明远女士。3月初,经李明远介绍,Calla的养母找到纽约黄鹤会会长、美东湖北同乡会副会长刘春,请他帮忙在湖北寻找Calla的亲生父母。

Jill是单亲妈妈,一人领养两个孩子,又要兼顾自己的事业,压力自然很大。原在好莱坞影业工作的Jill为了能领养孩子,放弃了原来的工作,转而去读心理学博士,毕业后便在州大任教。她说,当年在影视业工作收入颇丰,可工作强度大,无法保证照顾孩子的时间,为此她只能在事业上转换了轨道。

福利院给予弃婴姓名和新生活

  让万里之外的他们感受

图片 6

现在Calla不仅在努力学习中文,还在了解黄冈的风土人情,一层层剥去那笼罩在心头的神秘面纱。“我很想去黄冈,因为如果我在黄冈长大,我的人生肯定跟现在完全不同。”Calla这样说道,所以,她非常想去看看,黄冈是个什么样子。

在女儿们年龄稍小时,她们会注意到自己与父母身体及肤色的不同。“我会引导她们,告诉她们说,她们的生身父母曾做出过很艰难的抉择。”琳达说,她要让孩子们知道,她们的生身父母离开她们是迫不得已的,而且她们在身份认同方面的问题并不会伤及他们现在的父母。

2岁被遗弃,5岁被外国爱心家庭领养;为使孩子人生更加完整

  二十多年的翘首期盼,穿越时空!

图片 7

为了更了解中国文化,今年初,征得养母同意,Calla特意申请到北京交流一个学期,学习中国的语言、历史和文化。

霍夫曼夫妇(Linda and Eric Hoffman)从中国领养了4个女孩,大的十三四岁,小的七八岁。为了照顾4个女儿,琳达·霍夫曼在家做全职母亲。琳达谈起她的4个宝贝女儿便滔滔不绝。

非常幸运,你们遗弃的孩子被好心人抱送到福利院,在福利院得到细心的照顾,然后被外国友人领养。他们目前生活在国外,生活幸福,身体健康。随着年龄增长,他们很想知道自己来自哪里?父母是谁?还有兄弟姐妹吗?为了让他们身心健康成长,养父母们都希望找到孩子的亲人。

图片 8▲5岁时

图片 9

图片 10

现在琳达的女儿们不仅要在学校学习文化知识,还要在私人教师的指导下学习中文。在家里,霍夫曼夫妇带着孩子们庆祝所有的中国节日,他们最喜欢的节日当然是中国的农历新年。霍夫曼的4个女儿能说出他们自己以及父母的属相,她们说,新年来临时,收取红包是最让她们兴奋的一件事。

尊敬的父母:

本文由必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